Site-wide links

前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会长敦促RIT毕业生将技术驱动的变革人性化

近2400名学生参加了RIT第133届年度毕业典礼

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毕业生面临的挑战就是要弄明白它是如何造福人类的。

这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前会长托马斯惠勒 (Thomas Wheeler) 今天在罗切斯特理工大学Gordon Field House举行的第133 届年度毕业典礼上与毕业生分享的启示。他是当天发言的几个人之一,其中还包括 学生政府主席, 以及RIT校长David Munson先生,这也是他以RIT校长身份出席的第一次毕业典礼。

惠勒说:“我们现在已经从铁路和电报创造的工业时代演变为信息时代,我们需要一套新的规则。这是你们今天继承的挑战。”

惠勒还表示RIT毕业生比其他学生更愿意接受寻找技术及新用途的挑战,因为RIT专注于将技术和与人文科学相关的课程相结合。所有RIT学士学位的学生都将文科课程作为其专业的一部分。

“你在这里所接受的教育 - 不管是在技术、商业还是文科领域 - 都会让你们比身边大多数难以理解新技术和新经济影响的同胞们更具有优势,”惠勒说到,“它使你们可以利用自己内在的善良和公平竞争意识来对付那些与这些特质对立的新挑战。你们毕业后将进入一个需要你运用所学的有关人类的知识正如你所学到的技术一样多的世界。你们将有充足的机会将来之不易的见解和技能运用出去。我希望你们能够利用它们,不仅仅是为了技术本身,同时也是为了帮助我们的社会应对这种技术带来的影响。”

惠勒说我们的世界“需要拥有提出质疑的本能的人,这是一种以理解人的动力为基础的询问,并受到无限想象力的刺激。我们需要愿意处理行为的公民,而不仅仅是去编写代码或新的商业计划。社会呼吁创新者看到的技术不是能去控制市场,而是去扩大人类的潜能。在这方面,我一直对RIT为实现技术和人性的交叉所做的努力印象深刻。”

他告诉学生,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不考虑后果地去超越技术创造了。

他说:“现在是时候重建被技术撕裂的社会和经济了。现在正是能够重新建立技术与人类价值观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时候。你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些挑战。能够成为负责处理这些复杂的、基于技术的、但非常人性化的问题的人员是多么的荣幸。把握好这一挑战。让它成为你自己的。”

RIT今年在其所有校区(包括克罗地亚、迪拜、科索沃和中国的)授予了共计4747个学位,在Henrietta校区有近2400名学生在典礼上获得了学位,其中共有23名学生获得博士学位。

惠勒本人从RIT 教务长及学术事务高级副主席Jeremy Haefner和董事会主席Christine Whitman手中获得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切都是因为其模范的公共服务、令人印象深刻的创业工作以及激励并影响着数百万人的创意和创新精神。

RIT校长Munson先生在开幕词中使用美国手语向学生表示祝贺,并表示对他来说这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他正在RIT完成他任职的第一个学年。

他说说:“当我们还在适应新环境时,RIT家族和罗切斯特社区已经敞开怀抱来欢迎Nancy和我。我们对围绕着我们的那么多才能和奉献感到惊讶和印象深刻。这其中包括学生、教职员工、校友和我们许多大学的合作伙伴。我们的过渡期是非常精彩的,我们感谢大家对我们表示的支持和友好。”
他还觉得在他RIT领导的第一年期间能这样看毕业生很有趣。

“RIT拥有富有许多想法的有创造力的学生,”他说,“并且你们有激情去实现这些想法。我们为你们在今日拥有的所有成就感到自豪。”

他指出,这场毕业典礼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后毕业生们相继进入劳动力市场、研究生院校或是军队。

“在RIT,我们相信你们已经在课堂内外都获得了丰富的教育准备,”曼森说。“例如,你们许多人都参与过精彩的带薪实习项目或其他形式的体验式学习。你们都已准备好接受现实世界的严峻考验,并在各自的领域快速启动。”

校长还提醒毕业生们要成为世界的好公民。

“我希望,2018年级的毕业生明天醒来时不仅仅要关注如何谋生,相反,你要出去尽全力去丰富世界,”他说。

“在RIT学习的时候,你们花费时间建立各种关系,在实验室里和大家一起工作,在高级项目上相互合作,在海外旅行,参加学生俱乐部,并在罗切斯特中心城市提供服务,”校长说着,“你们从来没有单独完成这些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你们已经准备好为能够建立我们的未来的对话作出贡献了,无论这些对话是更正式和有组织的,还是只是与一组朋友在咖啡厅进行的。现在是邻居和公民们都要聚在一起的时候了。”

学生会主席Farid Barquet是墨西哥城的一名本地人,毕业于生物技术和分子生物科学已经生物医学科学专业,获得学士学位并获得优异成绩,现在正在读研究生。

他回忆起他在RIT多年来的一些回忆 - 看到基因波利塞尼中心开放,经历了多年来第一场取消了课程的暴风雪,以及RIT成为了全国100所顶尖大学之一。

“我们在RIT分享的这些经验已经塑造了我们今天的身份,尽管我们的旅程各不相同,但我们都像今天RIT的毕业生一样,都要平等得离开这里,”他说。